金萍梅,极秘搜查,舒淇灵与欲在线观看,法证先锋2在线观看

歡迎光臨圣諦瑜伽學院



7月畢業季,看我們一起破繭化蝶

2020-07-20 圣諦瑜伽學院 537

我們匆匆告別,走向各自的遠方

沒有言語,更沒有眼淚

只有永恒的思念和祝福

在彼此的心中發出深沉的共鳴

再見,時光。再見,伽人。


fc94842bd54603fa0458bfa32dac9a2.jpg


雷璟老師的感言


  45天的時光里有你們的汗水也有你們的淚水,有彼此的心酸和身體疲憊,但終究你們贏得了自己,營造了屬于自己的絢爛,絢爛至極便是新的起點,暫歸于安寧,彼此未必非凡但有對生活熱愛的激情。


  45天的瑜伽分享之旅締造我們全新的角色定位, 瑜伽路上沒有標準的答案,只有老師的分享;瑜伽教學中沒有標準的教案,只有老師的感悟,瑜伽分享沒有標準的模板,只有習練的感受!


  風塵天外飛沙,日月窗間過馬,時光流逝歲月已過,前行的路萬事可期。人生千萬擁有,最珍貴在每個當下!


bc1a92e3e2aa0244d69a93a57f25455.jpg


      時光飛逝,我們畢業了!


  很慶幸自己的選擇,瑜伽帶給了我身心的健康,更帶給我快樂和自信!


  45天的努力和學習,讓我們從一個手臂都伸不直的小白到現在能完美體現體式的線性,付出的努力和汗水收獲的每份成果都離不開教學嚴謹、認真負責的雷璟老師悉心教導和鼓勵;感恩圣帝讓我遇見了你們,一起認真,一起開心,一起成長。


  愿瑜伽之路越走越遠,發現更美的自己!


  —王鑫學員9022屆


4ad305bca820167764015f4bb11da42.jpg


    首先在這里感謝推薦我的朋友,感謝張老師,雷景老師,所有的同學們,以及圣諦學院所有的工作人員。感恩45天為我們的付出,你們辛苦了。


  45天我的內心有喜有淚有笑,喜是內心的成長,目標的明確;淚是學習過程中的艱辛,心理戰術;笑是跟老師同學們在一起的幸福時光,哈哈 口令中的左臀說成~左大臀,大腳趾~大拇指,大腳球~大球骨,方向的左右前后顛倒等等。


  不過如今的我們進步了很多哦,都可以講課,并且對體式有了認知,時不時討論哪個體式對身體的好處,每個同學的身體結構不同,意識到哪個同學做哪個體式好,其他同學應該注意哪些問題,同學們有交談,有互相的輔導。這應該就是我們真正的進步。


  —貝貝學員9022屆


21cc207baea76947fc64d27b9aa94b3.jpg



      回顧這45天有汗水,有收獲,還有喜悅。有幸能跟同學們一起學習,隨著老師的指導慢慢發掘身體,從腿伸不直到伸直腿都是一種美好的收獲。很喜歡老師說的一句話:她說體式沒有絕對,創造空間是在堅持原則的基礎上,生活不也亦是如此嗎!這段時間不單單是學了幾十個體式,更多的是懂得了如何去協調或者平衡生活,工作,將自己沉淀下來會遇見不一樣的自己。希望我能在瑜伽的學習路上越走越遠,保持好的身心狀態,關愛自己,熱愛生活,感恩遇見圣諦,感恩教學嚴謹、認真負責的雷璟老師,還有一起畢業的我們!


  —龍琴學員9022屆


b14fd50786da53e3c8eb00529dcadc9.jpg


     在這45天我們經歷了許多挫折,困難,也一起度過了很多快樂的時光,因此感情深厚,難舍難分,許多朋友也將各奔東西,我難免會有些難過,相信她們也不例外,但這也是難免,我們只能勇敢地面對眼前的一切,不要太傷感,我們的基礎已經打下,以后在家或在外多加練習對以后的生活肯定起到很大的用處,努力刻苦,以后一定能出類拔萃,鶴立雞群啦。但是想要成功就一定要付出,不付出是不可能成功的。要畢業啦!要畢業啦!要畢業啦!我們懷著開心的心情去面對畢業吧!


  —王曉9022屆學員


b48778c46a8154949a35ffc57797daf.jpg


     一眨眼45天就過去了,這段時間最大的收獲就是認識一群可愛的同學和老師,我們一起流過汗,一起堅持,一起努力過,但是我們也能清晰感覺到自己一點點的在變化,一點點在變好,也在努力變成自己喜歡的樣子,這條路很難,但是走下去的人都很優秀。我希望我也是那個幸運的人,不管以后的路怎么樣,都希望我們能珍惜當下,珍惜現在的每一分每一刻,相遇是一場緣分,感恩遇見。也謝謝這段時間以來一直默默付出的雷璟老師,感覺有種恨鐵不成鋼的感覺,老想偷懶,但是堅持之后發現也沒有想象中那么難吧。生活中我們也是喜歡給自己找無數個借口,如果再堅持一下或許結果就會不一樣。


  —萬佩學員9022屆


90ef8277d674edb262ed5ac8ca5a891.jpg

熱門推薦

電話咨詢
短信咨詢
在線地圖
微信客服
金萍梅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